推行“以房养老”解决中国大问题
    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建设部科学技术司司长赖明建议推行“以房养老”模式,九三学社中央也上交了“以房养老”提案。“以房养老”提案,主要表现方式为倒按揭——也叫“反向住房抵押贷款”,在60岁之前,通过储蓄存款、按揭贷款等形式购买住宅,并在60岁之前还清房款,取得该住宅的全部产权。再在60岁退休养老之时,把自有产权的房子抵押给银行、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后者在综合评估借款人年龄、生命期望值、房产现在价值以及预计房主去世时房产的价值等因素后,每月给房主一笔固定的钱,房主继续获居住权,一直延续到房主去世;当房主去世后,其房产出售,所得用来偿还贷款本息,其升值部分亦归抵押权人所有。 这种“以房养老”的方式,听起来很美,但在中国能推行吗?
楼市调查:“留房给儿”PK“以房养老”

高价私塾真能点石成金?

  目前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已经达到1.45亿,占全国总人口的11%。预计到2050年,我国老年人口将达到4.2亿,占总人口近25%。在“未富先老”的国情下,如何切实解决好老龄人老有所养、确保他们的生活质量,成了摆在政府面前的大问题。

现实问题: 我们靠什么养老
    社会养老:养老金只够吃饭。在年轻人都在为自己的“老有所养”辛勤工作时,中年人则在寻找机会进行奋力一搏,而大部分老年人则只能默认现有的养老现实……

  养儿防老:倒金字塔终结传统。养儿防老是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但自78年中国开始实行独生子女政策以来,这种养老方式也几无可能性……

    自己养老:最现实的三条出路。城市人口越来越多,虽然房产价格虽然有涨有跌,但长期来看,还是会基本保值的……

高价私塾真能点石成金?

  这种住房反向抵押贷款虽然不是新话题,但讨论主要局限于民间,而两会上的提案,让人感觉“以房养老离”似乎已不再是空谈。但这种新模式是否符合中国国情,靠房养老能否靠得住等等也引发了如火如荼的争论。

 “以房养老”一石多鸟
      我国已正式步入老龄社会,养老问题成为社会热点。“60岁前人养房,60岁后房养人”,全国政协委员赖明如此描述“以房养老”模式,并建议对此进行调研,选择大城市做试点,运作成熟后向全国推广。九三学社中“以房养老”模式在国外已被证明是一种成熟的融资途径、有效的养老方式,我国引入这种全新模式固然面临着观念转变、法律配套等多层考验,但这一模式一旦实施,其带来的多层积极影响不可小视……
 以房养老:忘忧仙草还是华山绝路? 
 以房养老老有所乐 
 业内认为以房养老是好办法 
 “以房养老”大厦与“房市蜃楼”沙滩
    住房是生存的必须,人们坚信政府不会容忍把购房的权利仅仅授予富人。但是,“以房养老”却把房子和养老捆绑在了一起,无形当中让“住房的必须”和“养老的必须”处在了对立的位置:房价如果不能涨,至少亦不能降。当房产一头挑起“拉动消费”的重任,另一头又扛上“保证养老”的重担,就算排除权力的私欲可能和资本的抢劫欲望,仅仅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简单原则,“居者有其屋”也会受到挤压和排斥,房产价格的亢奋状态必然会一直持续下去
 挑战传统父业子承观念以房养老真可行吗 
 楼市调查:“留房给儿”PK“以房养老” 
 以房养老不能脱离国情 银行认为暂不可行 

高价私塾真能点石成金?

  综观当今世界,能够推广“以房养老”的,无一例外都是经济较发达、法治较健全、国民信用度较高的国家。如果将我们的国情考虑在内,“以房养老”恐怕暂时还不行。

 观念障碍:但存方寸地 留于子孙耕
     首先遇到的是观念障碍。中国人的传统是“但存方寸地,留于子孙耕”。老人将自己的房产抵押出去而无法留给子女,这样的现实,国人恐怕一下子难以接受。在当前经济还不怎么发达、贫富差距还比较大的情况下,许多老百姓辛苦一辈子也难以攒下一套房子,到老了,却又不得不将房子抵押给银行,以贷款养老,这怎么都让人感觉银行似乎在“抢钱”。有评论者指出,“以房养老”折射出的是中低收入群体深深的无奈。
 产权问题:70年是大限 之后怎么办
    在中国买房子,不像在美国,买过来的房子就是私有财产,永远都神圣不可侵犯了。基于目前的地权制度,我们对住宅的使用权只有70年。根据《房地产管理法》,土地使用权的续期必须重新批准,重新缴纳土地出让金,否则土地使用权及其附着的建筑物,都将被政府无偿收回。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去大面积地推广住房反抵押贷款?
 法治环境:评估不规范 公正难保证
    此外,“以房养老”需要透明、公正的法治环境。“以房养老”牵涉到房地产业、金融业、社会保障、保险以及相关政府部门,对这些领域的运作质量要求相当高。如何保证这些行业、部门公平、公正地经营、管理和执法,在当前法治不健全的条件下是个极大的挑战。就拿房地产评估来说,由于起步较晚,我国房地产评估机构还极不规范,不但整体素质偏低,而且市场存在恶性竞争,有争议的评估结果,尤其对于弱势群体来说,更难以得到及时、公正、合理的处理
 购买力问题:房价飞涨 百姓难承受
    需要注意的是:以房养老的前提是大家手里有房子,可是近年来房价非理性的上涨已经大大超出了百姓的承受能力,目前,我们城镇的人均年收入也不过是万把块钱,在城里买套能住的房子最少也需要四五十万(郊区便宜点但还得配车,更不现实),如果现在人到中年,即使不吃不喝到60岁也还不上贷款,60岁之后人养房都成问题,别说房养人了。 
 热点专题推荐>>

租房防骗完全手册

聚焦06房地产走势

住房公积金新规出台

将房产维权进行到底
 ·专题策划:杨暖  ·电话:010-82211822转6076 ·E-mail:yangnuan01@hc360.com 欢迎来函来电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