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中国房价不高 东京房价曾达50万美元/平

2010/6/2/13:26来源:搜狐

    王建,现任国家发改委中国宏观经济学学会秘书长。1982年毕业于中央财政金融学院,同年到国家计委经济研究所工作。1986年任副研究员,1992年任研究员,1993年被国务院授予“国家级有特殊贡献的专家”称号。1993年任国家计委经济研究所副所长,1995年任国家计委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常务副秘书长。

    曾获“中国首届经济改革人才奖”,并被评选为“1988年中国十大杰出青年”。曾多次参与起草党中央、国务院的重要文件。

    资本市场开放是对中国最大的伤害

    问:为什么东中西部经济发展差距如此之大?同在西南地区,又为什么贵州的发展速度最慢?

    答:为什么西部地区,特别是西南地区的经济发展缓慢,是因为平原面积最少。在西南这几省当中,平原面积最少的就是贵州,只占全省面积不到4%。人均平原面积,全国是800多平方米,贵州只有300多平方米。贵州地无三尺平,大面积的建设适合大型人口居住和市场集中的城市就不行。至于说西北,虽然地域辽阔,但是没有水,人口也少。西南2亿人口,西北只有9000万。由于西南、西北都不太适合进行大规模的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建设,所以区域经济差距是越拉越大。中国的平原面积仅占国土面积的12%,其中90%集中在沿海。所以中国的城市化一定是依托沿海的平原展开的。我认为西部地区,特别是西南地区的人口、劳动力向东部地区大规模的流动是不可避免的。东西部地区人均收入差距的缩小,不是建立在西部地区更快发展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大规模西部向东部人口迁移的基础上的“十一五”规划区域研究是我主持做的,我们提出来建20大都市圈,也基本是在东部和中部。

    问:有人提出,中国经济未来要继续保持高速发展,需要寻找新的增长点,这个新的增长点是通过对资本市场大量的利用来实现的。这和您今天谈的我们要继续重视工业生产之间有什么关系?

    答:如果说金融市场的发展是中国未来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的引擎,那我认为房地产、制造业、国际贸易等也适用这个说法。但是我认为,只有城市化能够救中国,别的都不行。次贷危机把中国推出了原有的增长轨道,出口靠不上,投资不敢老靠着,消费由于分配问题又被抑制住了,我们的需求引擎没有了,需要重新造。我看现在只有城市化这个新引擎。在人均3000美元水平上的时候,全球城市化率是55%,中国如果不考虑到农村进城打工的农民的话,真实的城市化率只有三分之一,这是严重的错位。所以城市化存在着巨大的增长空间。我们知道,现代工业生产提供的产品是给城市人消费的。当你可以给城市人提供人均3000美元消费水平的产品的时候,你的人口的主体9.5亿农民人均收入水平只有700美元,于是很容易就导致生产过剩。我们收入分配拉大既有分配体制的原因,更有发展战略错误导致城市化严重滞后的原因。现在要想拉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只有依靠快速推动城市化。其他的什么资本市场如何建设,工业如何建设,都是次要的。比如钢铁。中国现在人均钢铁不到500公斤,发达国家是人均700公斤到1吨时才干成了工业化。按照1吨来计算,2030年15亿人口需要15亿吨钢,而现在不到7亿吨钢就过剩了,就是因为没有那么多城市人口。所以说现在中国的结构矛盾非常大,如果不打开城市化这个通道,不管是资本市场、金融市场还是房地产发展,空间都是极为有限的。

[1] [2] [3] 下一页